• <output id="amnzt"><legend id="amnzt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<code id="amnzt"><ol id="amnzt"><td id="amnzt"></td></ol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"amnzt"><legend id="amnzt"></legend></acronym>
  • <output id="amnzt"><video id="amnzt"></video></output>
      1. 無人智能僚機時代即將來臨

          五角大樓規劃讓F-35(左上)、F-15EX(右上)與“女武神”無人機(下)混編作戰。

          五角大樓規劃讓F-35(左上)、F-15EX(右上)與“女武神”無人機(下)混編作戰。

          本報特約記者   章  節

          圖片說明:五角大樓規劃讓F-35(左上)、F-15EX(右上)與“女武神”無人機(下)混編作戰。
         

          人工智能和無人機是航空領域最熱門的前沿技術,五角大樓計劃將兩者結合起來,為戰斗機打造智能無人僚機,從而“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打開空戰之門”。美國《防務新聞》23日稱,美國空軍正在評估使用研發中的“空中博格人”(Skyborg)人工智能技術,讓新一代F-35或F-15EX戰斗機飛行員得以控制像XQ-58“女武神”這樣的無人作戰空中平臺,或者讓《星球大戰》電影里R2-D2那樣的飛行員助手成為現實。

          “以全新方式打開空戰之門”

          《防務新聞》的報道稱,美國空軍負責采購的最高官員透露,未來幾年內,美空軍裝備的F-35和F-15EX戰斗機就可能會得到全新的無人僚機。美空軍正在探索如何使用由克雷托斯防務與安全公司制造的“低成本可消耗無人作戰飛機”,包括XQ-58“女武神”或類似的無人駕駛平臺,為有人戰斗機提供空中支援。

          報道稱,美空軍負責采購、技術和后勤的助理部長威爾·羅珀5月21日透露,美國空軍正在與波音和洛·馬公司就此概念進行討論,空軍研究實驗室對這項技術投入了非常大的熱情。“我非常熱衷于這樣做,F-35很可能在Block 4(F-35即將推出的升級計劃)中做到這一點。”羅珀說,“作為F-15EX計劃的一部分,我們也有機會這樣做。”。

          羅珀表示,攜帶無人機的戰斗機能“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打開空戰之門”。例如當前典型的四機編隊,可用1架F-15EX和3架“女武神”加以替換。“我們可以通過無人系統來承擔風險,讓有人戰機更安全。”羅珀說,“我們可以將傳感器和發射平臺分開……將傳感器放在發射平臺之前,將我們的載人系統置于無人駕駛平臺之后。”

          《防務新聞》之前的報道曾透露,美空軍計劃將低成本、消耗性無人機送入遍布敵人的擁擠空域,飛行員駕駛的戰機可以遠離危險。而人工智能甚至可能比人類飛行員更快地響應威脅。

          “星球大戰的R2-D2”

          《防務新聞》稱,羅珀本月早些時候表示,“女武神”將轉為“空中博格人”原型機計劃,它配備有全新的傳感器和作戰裝備,并將與有人戰斗機聯網。3月,他將“空中博格人”描述為人工智能僚機,可以與飛行員一起訓練并學習,或者可能被引入有人戰斗機的駕駛艙(飛控系統),成為像《星球大戰》電影中R2-D2那樣的飛行員助手。

          報道稱,“女武神”于3月5日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尤馬試驗場進行了首次試飛,設計目的是像有人戰斗機一樣進行機動飛行并執行任務。它可以以高亞音速飛行,起飛不用跑道。該機滿足美空軍的要求,可以搭載500磅有效載荷,航程超過1500海里。羅珀預測它的單價約為“幾百萬美元”,相比F-35A和F-15EX戰斗機便宜得多,后兩者的單價超過8000萬美元。

          報道稱,美國空軍還在評估其他無人機系統是否能夠補充“天空博格人”計劃。美空軍需要一種自主性、可消耗、具有開放式系統、可以使用新的AI軟件或硬件進行更新的無人作戰平臺,它還能探測和避開障礙物和惡劣天氣,以及自主起飛和著陸。

          面臨兩大問題

          接受《環球時報》采訪的中國專家認為,從目前公開的情況來看,美國空軍的無人智能僚機計劃“看上去很美”,但還有兩個問題需要解決。

          第一個問題是如何把無人機的低成本和高性能有效結合起來。雖然XQ-58“女武神”無人機成本比較低,具備不錯的隱形性能,航程也足以滿足伴隨戰斗機飛行,但從它的外形和動力來看,機動性不好,這樣的無人機只能作為發射平臺,很難承擔空戰的角色。

          尤其是它采用背負式進氣道,雖然隱形性能比較好,但大迎角飛行時會影響進氣效率。另外,它是一種亞音速飛機,發動機不具備加力能力,如果進行空戰,能量補充也會是個問題。總體來看,它用來作為發射平臺尚可,但是進行空戰需要進行比較大的改動。

          第二個問題是AI技術的發展能否滿足未來空戰的要求。目前的AI研究仍然是由近期的商業應用所驅動的,例如將互聯網連接擴展到日常電子產品中,軍用AI系統距離成熟應用尚需時日。

          當然,美國也在開展諸如“ACE計劃”等人工智能空戰技術,不過即便AI空戰系統完成研發后,如何使用它也是非常嚴肅的問題。例如AI僚機應該承擔多少責任?可以執行什么任務?它能不能自主決定發射武器?這些都涉及一系列戰爭倫理問題。▲

        責編:李文瑤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版權作品,未經《環球時報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五月色丁香